• 2009-12-13

    12·13 - []


    J转来一句成先生的话:我手写我心,不常写,手和心就远了。
    这些天来抽筋一样自我幻灭。在拉警报这天,假若不是天意,又是什么让M姐姐恰好坐到旁边的椅子上。萍水相逢,一个过来人愿意看着另一个人走,盯住几眼。
    枯竭,有关天资,更关养分。久不酣畅吮吸,枯竭便成危险信号。我会再试,M姐。

  • 2009-10-31

    望平康 洗内裤 - []


    ——一个严谨的文化现象观察者,不应该轻易用“衰落”这个词
    ——分手后如何伤心,伤心后如何应付,应付后又如何永绝后患

    还在磁带的年代,我听的每盘歌带上都写着“王镜芳”这三个好看的字。除了出现在张信哲的磁带上,这三个字还出现在一本叫做《科幻世界》的杂志封面上。王镜芳、张信哲、科幻世界那样地同步,启蒙了我脑海里关于(姐姐的)“男朋友”概念。...

  • 2008-12-07

    因为你比我坚强点 - []

    “你什么都摔过了,除了我的头颅。你把我的头颅也拿去摔了吧。”
  • 2008-11-20

    拉拉小姐400天 - []

    将yiba大二起的网络日志从第一篇到最后一篇悉数看完。只能感慨自己过去的一年里竟然有过那么清脆的快乐时光。那么轻快的词汇和口吻如数记下逃课、美食、讲座、看书、戏影展、老男人、没有男人的痛苦种种,现在我觉得那词汇和神情幼稚甚至近乎轻佻,或者说,清脆得毫无道理。一天天接近2008-11-19这个界限,一篇篇苍老。

    无奈400多天我老了这么多。今天老吕的课上我想哭。他抱着儿子写第一个剧本,学的《禁闭》。课上给早发短信,问她下午是不是没有课。早说“对!妈的,我们系取缔算了。...
  • 2008-10-30

    影子和假人 - []

          那样的轮廓,从身前从身后晃过,在那一刻,总愿意以为是从前那个人走近了。这样的城市,

    在头上在脚下住着,在那一刻,总愿意以为是更从前的那个人将要来了。我竟然不奇怪为什么我

    的剧本里不曾出现过那个离我的历史最近的人。因为近,所以还没到想起来的时候吗?前一场景

    ,频频出现,每次又很快闪过;后一场景,剧情似的能上演很久。到头来,最老的记得最牢。
       ...
  • 2008-06-01

    三怨女二日谈 - []

          论文日变成了表坊日+怨女谈。半年前在宣武门,你们手里的棉花糖太甜很难吃。现在西瓜太甜很难吃。我比半年前胖了好多,因此无比怀念瘦而欢乐的脸蛋。眼睛也坏了。再这样下去快要瞎了吧。不过还是要挑个好天气出去吃自助。早同学我要给你一个很好看的钱包。画我们快找男X。

          从昨天我们互诉衷肠,没有男人或女人的日子。画喜欢说拉拉小姐千娇百媚,其实那是你没看到我肚子上肥硕的赘肉。艾斯黛尔能否在周四或下周四穿着挂脖绿边大花裙进地狱,基本完全取决于拉拉小姐的小肚子扁平程度。艾斯黛尔能否专心致志引诱加尔散先生,基本完全取决于拉拉小姐的论文进度。可,这这都是些很不靠谱的事儿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我抱着玉米赶车的结果是忘了带耳环。于是耳洞长好了。索性我的墨绿耳环重之又重,耳洞不能承受之重……发扬我伟大的改造传统,墨绿耳环换成了夹戴型。无奈啊改造后,耳垂不能承受其重,需不时取下休养生息。

    湖塘找到一条红色牛仔长裙。200太贵呐。寻找墨绿麻质长裙。
  • 2008-01-22

    转死党痴情文 - []

    戏 2008-01-19 22:35 在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我遇到了我此生最想认识的人,而明天我要去看他了。如果从一开始就将之拍下来,一定是一部默剧,一部很美很美的默剧。至少我是这样认为。因为我连一句“老师好”还没叫过呢,唯一的伴奏是我脆弱的心跳。也许我明日归来时是另一番感慨,但至少现在是遐想无限的。当年离开时一腔热泪,不知今日又何景象。我断然不敢开口的,只指望着怡姐姐顾盼神飞,妙语连珠,帮我遮掩着些吧。

    我一直在做梦,想着他一定会刮胡子,一定还是对小南...